首页 >  创投业界

励志!高考数学得1分的学渣马云,现在拿到第二个博士头衔

发表于:2019-11-09

 

6月5日消息,台湾师范大学今日举行学位颁授典礼,授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名誉教育学博士学位”,以肯定马云以师范经验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据台湾媒体报道,马云下午出席了上述典礼,并向现场的台师大师生及知名校友代表发表感谢致辞。

据悉,这不仅是台湾师范大学首次,也是台湾首度向大陆籍人士颁授名誉博士称号,不仅经过各级层层审批,更被台湾学术和教育界称为两岸文化教育“里程碑式”的突破性合作。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也以台师大校友总会会长的身份出席仪式,并向马云表示祝贺。

台湾师范大学高度肯定马云以师范人精神在企业经营上的卓越成就,以及积极贡献社会的表现。为表彰马云以师范经验打造具全球影响力的企业,台湾师范大学名誉博士审查委员会议日前通过,颁授马云名誉教育学博士学位。

马云在致辞中表示,获颁台湾师大博士学位倍感荣幸,更是一种鞭策。“提醒我要拿出更多的时间参与教育和师范事业,也不要忘记自己出发时的那一天——我是杭州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我也曾是一名老师,我将一直以母校和老师这份职业骄傲。”

马云表示,老师是一个了不起、最伟大的职业:永远希望学生比自己好,永远希望别人超越自己,这是作为教师第一也是唯一的职责。同时,老师总是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年轻人,总是对年轻人怀有期待。“创业之初,我不希望被称为CEO(首席执行官),而是希望被称为“CEO”(首席教育官)。在阿里创业的过程中,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希望年轻人可以比我更好。”

现场,马云也再度表达了其对师范和教育事业的敬意:人才培养靠教育,师范大学是教育之根基所在,师范优则教育优,教育优则人才优,人才优则万业兴。

马云现场寄语年轻人,未来的30年是人类社会变化最大的30年,从“IT时代”到“DT时代”的变化,人类正在进入一个巨大的时代,希望台湾年轻人能够看到时代和世界大的机会,并进而把握。“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未来只属于那些不抱怨,改变自己创造未来的人。”

马云最后也向现场的学子和“师弟师妹”们发出倡议,“第一次技术革命诞生了工厂,第二次技术革命诞生了公司,第三次技术革命会诞生什么样的组织和社会形态?前两次科技革命分别引发了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第三次技术革命,是人类对智慧的开启。这一次,我们需要共同解决的不是政治、资源、国别间的问题,而应该是疾病、贫困和自然灾害。未来,只有把我们的孩子教育成去解决社会问题,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疾病、贫困和自然灾害,我们这个时代才会与以往不同。未来几年,几十年,我将尽好责任,争取做好一个教育学的荣誉博士。”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马云第二次获授名誉博士。2013年11月,香港科技大学向马云颁授将工商管理学名誉博士学位,以表扬他在互联网零售业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对社会做出的贡献。

发言实录:

感谢大家,我倍感荣幸,非常激动、感动,并倍感亲切。荣誉博士既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责任,备感荣幸能够参与台湾师范大学的建设和发展,我会尽力把这份责任做好。荣誉博士更是对我的一种鞭策,提醒我要拿出更多时间放在师范和教育上,不要忘记自己出发的那一天,我既是师范生,也曾是一名老师。

我的母校是杭州师范大学,我一直以她为骄傲。也因为我是学师范出身,所以始终希望能在师范上有所成就,从而不辜负这个时代、母校对我的培养。我欣然接受这个荣誉博士,因为我希望给自己更多的压力、动力,能够为师范、为教育做更多的贡献。

其实心里一直有很大的内疚,毕业于师范,只当了6年老师,就出来创业,一直希望能够有一天重新回到学校当老师。记得刚离开我任教的学校时,当时的校长对我说,什么时候你希望回来当老师我们都欢迎。我当时说,估计十年内不会回来。但我当时希望,如果创业失败了,有一天可以在学校分享我的经历,因为我相信失败的经历更加宝贵。成功的人到处在讲,但失败的经历是我们每个人更应该学习的。如果有一天有机会,我会在杭州师范大学和台湾师范大学,进行一些我自己在教育、企业管理方面失败的心得分享。

回到学校这个梦想,我永远不会忘记,也永远不会丢弃。在阿里巴巴最初创立的阶段,人们称我为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我那时候觉得很不适应,因为那时候我们总共只有几十人,叫ceo有点大,我更愿意同事叫我Chief Education Officer(首席教育官)。

现在算来,我创业也有20年了,如果说师范教育带给了我什么,那么当老师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永远希望学生比自己好,希望学生能够超越自己,这是作为老师的第一职责,也是唯一的职责。也因为有这个心态,使得我在公司的工作得到很多年轻人的支持。第二,当老师最了不起的是,我们总是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年轻人,总是对年轻人怀有期待和希望,总相信年轻人能够超越我们。我在大学里教书当过两年班主任,亲眼目睹了很多年轻人看起来很有问题,但短短两年,他们改变了自己。这个经历告诉我,我们永远不能放弃对年轻人的信任、期待和沟通。所以当老师就是学会欣赏别人,学会帮助别人。老师未必是知识、技能最多,但当老师可以搭建一个很好的氛围、很好的平台,用自己的心,自己的经验,自己的一切让学生获得比自己更多的知识。

我从师范大学毕业,没有学过会计、市场、数学、管理,但是今天做了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高科技公司之一。我不懂电脑,但我相信年轻人可以,我们需要的是创造一个平台,让他们能够获得更多成就感,更多创业感。

今年3月,我曾在台湾跟大学生做了一次交流,对台湾的大学教育印象深刻,教育包容并举,年轻人朝气蓬勃也很有礼貌。所以我想对台湾年轻人,对创业的热情,希望做进一步的提升。

人才的培养靠师范。师范大学是教育之根基所在,师范优则教育优,教育优则人才优,人才优则万业兴。

优秀的老师要学会开启学生的智慧,给予鼓励,给予欣赏。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很多老师决定了我们一辈子,因为老师一句表扬一点欣赏可以影响一个学生一辈子。我以前英文不是那么好,我中学的老师英文也不好,但我刚刚开始自学英文时,他带着欣赏说你会有一天比我更好,这句话鼓励和影响了我一辈子。所以我想,越来越多的师范生,要想办法让他们参与未来的建设,参与未来人才的培养,因为孩子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强。

未来30年是人类社会变化最大的30年,从IT时代向DT时代的变化,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巨大的时代,我也希望台湾年轻人能够把握这个时机,能够看到世界大的市场,看到这个时代巨大的机会。这个一个变革的时代,这是每个人抱怨的时代,这也是每个人最好的时代。狄更斯说过,今天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关键你怎么看自己,怎么去看这个世界。我想,未来的机会是属于那些真正不抱怨,改变自己,影响未来的人。

我想给大家的建议是,第一次技术革命诞生了工厂,第二次技术革命诞生了公司,第三技术革命会诞生什么样的组织形态、社会形态。第一次技术革命造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技术革命造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第三次技术革命,是人类对智慧的开启。在智慧开启过程中,我们共同解决的问题不是政治的问题,不是国与国之间仇恨的问题,不是抢夺资源的问题,我们共同的敌人应该是疾病、贫困和自然灾害。在未来,只有把我们的孩子教育成解决社会问题,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疾病、贫困和自然灾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时代才会与以往不同。真正的学位,一个成功的学生,是在社会上能够证明自己。

再次感谢大家。未来几年、几十年,我将尽好责任,争取做好一个教育学的荣誉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