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创业

跨界体育里,除了IP泡沫还有什么?

发表于:2019-10-04

【内容摘要】2016年,中国体育产业全面迸发,布局之争已经白热化,俱乐部、赛事、场馆、转播版权、体育装备……全产业链都成为投资并购的热点。体育产业未来的爆发点在哪里?还有哪些投资和创业的空间?

以下为内容:

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孙为民认为,看近些年体育消费结构,体育消费一部分是物质的消费,商品的消费,另外一些消费是叫做时间性的消费,时间消费中间,大家最明显的就是这些年我们的旅游产业,消费增速是非常明显的,每到节假日大家都看到高速公路堵,旅游景点爆满这都是时间消费在高速的增长。

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总裁徐志豪认为,投资和运营双轮驱动的模式在体育产业里面要并重。因为我们认为体育里面有非常多的机会,这个市场刚刚起步,很多是新的声音模式,新的参与模式,突然之间我们看到非常大的增长,尽管有这么大的增长,依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考虑到我们人口基数和经济发展的阶段。因为有这个,如果单纯的从投资的角度,从市场上可以找到的投资的对象其实没有那么多,但同时我们有参照,不管是参照国际市场的发展规律,还是按照中国市场和本土市场的认识,认为在一些领域当中依然存在着非常大的商机。

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认为,中国体育的发展根基在哪儿呢?从下往上,这是全世界的规律,我们国家好在哪儿呢?假如说按照欧美30年前、40年前那样,我们等不及,现在有从上往下的推动,有了基础,但是将来的基础还是从下往上,实际上从过去这几年,中央政府一直说要把体育协会化,我认为明年开始大概要走到了完全的落实的议事日程上去,你看所有的基层的体育消费者,一定要有群体,为什么我要喜欢去跟大家打个球也好,跑步也好,我要有一种归属感。

关于什么时候进入体育产业,智美体育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任文认为,从现在到2026年,那时候看还是一个风口,都是一个进入的好的风口。体育的产业就像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那个时候互联网是国家号召。日本一亿多人,有一千万多人的人有马拉松完赛成绩,中国到现在不会超过100万人有马拉松完赛成绩,这说明什么?综合国力的对比,不是看其他的东西,我觉得这种真是综合国力的对比,如果真是有什么样的问题,或者战争,这一千万人或者一百万人是中国最顶级的人我们作为体育从业者,使命感很强,任重道远,这个风口很长。

近两年,资本寒冬袭来,给不少创业者带来恐慌,懂球帝创始人、CEO陈聪有不同的看法。“我们是一个创业者,资本寒冬里面,其实对于创业者来说,寒冬我感受没有这么明显,逻辑在于说最近的资本寒冬更多是在指泡沫,让更多的资本方去投资,会把各个行业的投机的创业者排出去,这会让大家更快的思考这个企业后面的价值和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在哪儿。”

【以下为现场对话部分】

对话嘉宾

孙为民苏宁控股集团副董事长

徐志豪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总裁

马国力乐视体育副董事长

任文智美体育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

陈聪懂球帝创始人、CEO

嘉宾主持

黎双富懒熊体育联合创始人

黎双富: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懒熊体育联合创始人黎双富,非常感谢中国企业家为我们体育产业的论坛提供平台,有请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孙为民;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总裁徐志豪;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智美体育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任文;懂球帝创始人、CEO陈聪。

欢迎五位来宾的到来,这两年中国体育产业从突出到爆发,大家的眼光效应很高,很多人都在关注体育产业,今天从各个层面选举了几个代表嘉宾一起聊聊中国的体育产业,为了方便了解大家,我们先从苏宁开始。苏宁对足球的专业度比其他家都强,苏宁对体育有什么考量?

孙为民:最近一年多里头,我们开始布局整个体育产业,主要围绕着俱乐部收购,我们现在有中超的江苏苏宁俱乐部、江苏的女子俱乐部还有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另外一方面就是围绕着体育的赛事的IP的内容,早些年拿下来了C甲的,过两年会有英超的,主要是这些布局。

黎双富:体育是华人文化比较关注的领域,尤其是体育产业起来之后,华人文化在布局整个产业链,华人对这块是什么样的定位?

徐志豪:体育产业是我们重要的板块,早在市场上关于体育热度产生之前,我们已经做了相当一部分的布局了,我们的业务板块最早是从娱乐内容出发,我们一直非常关注媒体如何和体育结合,能够产生更大的价值,整个体育产业的价值链来说,媒体价值是非常重要的,为了创造媒体价值,必须要获取上一轮资源,打造自己的IP或者是体育的资产,围绕这个产业链,我们做了蛮多的布局,我们也投资了英超的俱乐部,还拿下来了中超的媒体版权,进入了运动员赛事的经济,以及我们中国国际赛事上结合的本土IP的打造等等,我们希望在各个领域以投资和运营并重的方式切入到体育当中去,在我们内部体育也是我们重要的四大板块之一。

黎双富:马总,如果让我自己总结一个词,这两年体育产业最火的就是乐视体育,乐视体育有一个小小的调整,大家关注乐视体育未来是怎么样的发展方向?

马国力: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有点困难,钱不够,但还是那句话,我们死不了。现在的这种状态,我其实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尽管20多年前我和我的团队,做了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但是现在在中国体育市场、体育产业要发展的时候,从用户的角度讲,还是从市场的需求来讲,一个电视台是大大不够,其实乐视体育做的,我的理解就是在传统的体育产业里面,在发达国家应该是电视台做的事情,发达国家,像欧洲也好,美国也好,赛事之所以那么的蓬勃发展,大家都知道,版权是很主要的一个收入来源,如果没有竞争,就没有对体育赛事的支撑。而在我们国家没有电视方面的竞争,实际上现在这几家新媒体,不仅仅乐视体育,包括其他几家新媒体,其实是承担着发达国家电视网的作用,因此这绝对是需要的,现在的确有点困难,但是未来来讲,我是这么看,现在的困难其实体现在哪儿呢?体现在于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特体育产业、体育市场的推动和全世界通行的体育产业的传统盈利模式的剪刀差。可是如果没有过去的两三年的中央政府的推动,没有资本在这边助推,中国体育产业不可能发展这么快。但是发展这么快,盈利模式也有传统的方式,因此这个剪刀差显得比较大,这个剪刀差在未来几年有缩小。

黎双富:我们问问任总,智美办马拉松是全国独一无二的,你们有什么其他的业绩?

任文:智美是专注在线下,各位老总,尤其是马老师都是体育传媒领域非常有建树级的人物。国际上来讲,体育产业主要的收入来自三个方面构成的,一个是体育传媒,二是赛事运营,三是体育服务,就是大众消费,智美主要侧重于后两类收入的来源和模式,就是赛事和体育服务。智美有两大项主营的,一个是路跑公司,还有一个就是篮球公司。路跑公司大家比较了解了,我结束后就要到广马,然后就会深马,1月底又是昆明马拉松,今年智美大的城市的马拉松有20多站,每年可能有30站左右的规模。

今年和中国田协合作的马拉松是100场,注册的是300场,马拉松产业是不是发展的过热呢?我给大家一个数字,美国的马拉松是1700多场,从中国的比例来说,马拉松还是刚刚开始,因为马拉松不是单纯的完成42公里这么简单的事情,一个地方能不能办马拉松,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是不是政治稳定,国泰民安的局面,首先说明我们国家和所有办赛的城市都是政治稳定,国泰民安;二是人民的健康达到了需求,能够跑42公里,这是一个身体健康需求的表现,如果没有身体健康需求,这是整体的国民素质的体现;三是对城市来讲,是城市综合治理水平的体现,为什么这么多发达国家有这么多马拉松,马拉松是政治、文化、经济的大检阅,这说明我们中国真正的体育产业发展起来,我们从马拉松这件事情就看出来我们国家是真正强大了。

二是篮球,中国有三大篮球联赛,一个是CBA,还有一个是NBL,还有一个WBA,NBL是我们智美来负责的,NBL先成立了联盟公司了,我们也是这个联盟公司的单一大股东,我们也是希望把职业联赛用大众赛事上的经验和优势,能够将它打造成为一个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打造成为跟CBA一样有特色的,代表中国的,因为NBL是国家联赛,所以我们希望在原有的经验和优势,打造成跟CBA齐名的代表国家的项目。

另外一块就是智美的大众赛事的运营,我们基于路跑和篮球的消费之后,我们发现在中国体育是简称,全称叫体验教育,所以我们大众消费的场所远远不够,国家说每个城市人均1.5-2平米,这个靠国家推动还是慢一点,作为企业来讲,我们看到了这个机会,我们希望有了消费人口的驱动力,尽管把场馆布下去,让更多的人在智美的路跑、场馆当中得到体验教育,促进我们的消费。

黎双富:最后回到陈总,懂球帝刚融完,祝贺,你们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陈聪:我们是从小公司白手起家开始做,有一个球星用了,会对我们的大的冲击感比较强,今年冲击感不这么强烈了,今年比较开心的就是我们发现整个融资里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我们一方面做错了一些新闻,做错了事情,对我们来说承受很大的压力。另外我们本来是定位于一个足球的新媒体和社区,结果我们发现很多东西要通过很多媒体的标准要求自己了,这就是我们比较大的冲击,或者对我们比较大的认识。

第二,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球迷开始了使用懂球帝,更多的球迷跑到线下去踢球了,我们从数据发现,今年中超整个影响力和覆盖面积已经比五大联赛更高了,以前在懂球帝内部,对于中超的报道幅度不是那么看重的,但是现在足球随着外援和高水平的球员加入进来以后,这些事情已经有很大的变化。

黎双富:第二轮话题相对稍微深入一点,刚才是回顾了2016年各家公司的变化,我们还是从孙总开始,苏宁从足球这一块,从上到下,从新媒体到社区培训,在足球地产有什么想法?除了足球还有什么新的变化?

孙为民:整个2017年,我们首先回顾2016年我们还处在一个布局的阶段,让大家能看到在中超联赛上,我们球队在这一年里头发生了非常显著的变化,从过去一个中游水平的队伍,主打防守反击,变成了全攻全守的方向转型,赛事的成绩取得了比较大的突破。我们在2017年会进一步加大俱乐部的投入,让赛事更加的好看,成绩也希望能够有更进一步的突破。围绕这方面,我们还会加强自己的基础的建设,因为我们觉得随着我们介入足球以后,感觉到足球产业要想长期发展还是要抓基础,就是体训体系的建设,包括足球基地,我们也在和地方的政府在谈这方面的规划,为了能够让俱乐部有一个更好的,专业的、群众性的几方面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在打造一个足球小镇。

另外一方面,我们在2017年会进一步在赛事的内容方面做一些进一步的投入,同时,作为苏宁来讲,我们还不完全是一个专业的体育,体育只是我们六个产业中间的一个部分,实际上我们希望能够把体育和我们已有的六个产业,尤其是我们的零售消费这样一个产业形成一种很有效的嫁接,真正把它变成能够带动体育消费,体育休闲、体育社交这样一种生活方式,这是我们和体育其他产业结合的重要的发展方向。

黎双富:苏宁更大用户量的交流上,用户规模很大,您刚才说得特别好,消费升级必然带动体育消费,这两年我们观察来看,底层体育消费增长幅度非常低,您的判断增长的幅度有拉大的可能吗?

孙为民:我们看近些年体育消费结构的时候,体育消费一部分是物质的消费,商品的消费,另外一些消费是叫做时间性的消费,时间消费中间,大家最明显的就是这些年我们的旅游产业,消费增速是非常的明显的,每到节假日大家都看到高速公路堵,旅游景点饱满这都是时间消费在高速的增长。体育产业消费,实际上我们在身边都能看得见,刚才任总讲的马拉松,我当时在北京念书的时候,那时候马拉松刚开始搞,那时候觉得他们都是神,现在身边不起眼的人都说跑了半马、全马,这实际上已经是非常的普及了。现在我们南京举办马拉松有时候搞一些枪手,把赛事成绩搞得好一点,现在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跑出一个不错的场面。所以我觉得马拉松是难度比较大的体育运动了,现在看到其他的一些乒乓球、羽毛球这些场馆,只要在城市里头的场馆基本上都是饱满的,我有同事做在体育场馆的经营,经常是饱满的。足球我们介入这一年多来,从主场就可以看出来,过去这个球队卖票,有的时候连买带送,平均一年下来的话,2万左右,现在基本上全是卖票,包括我们自己的公司内部的人也都是买票。现在平均上座率已经三万左右了,这都代表了体育消费上涨的问题,我相信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闲暇时间的充裕更会提高。

黎双富:孙总是前辈,我当时读大学的也是北马,参加了10公里就回去跟人家炫耀,现在我身边能接收到的数十上百位在全国各地刷全马的人。过去两年华人有一个趋势,不仅自己投资,还去运营,2017年这种趋势会不会更加明显?

徐志豪: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投资和运营双轮驱动的模式,为什么在体育产业里面要并重呢?因为我们认为体育里面有非常多的机会,这个市场刚刚起步,刚刚听到任总介绍,很多新的声音模式,新的参与的模式,突然之间我们看到非常大的增长,尽管有这么大的增长,依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考虑到我们人口基数和经济发展的阶段。因为有这个,如果单纯的从投资的角度,从市场上可以找到的投资的对象其实没有那么多,但同时我们有参照,不管是参照国际市场的发展规律,还是按照中国市场和本土市场的认识,认为在一些领域当中依然存在着非常大的商机。这种情况下就会选择自己主动投资组建团队运营的方式,这是一个角度。

第二个角度,体育从本质上来说,相当多的体育是一个国际化的概念,不管是看篮球、足球,还是看我们关注的精英赛事、大众赛事,国内和国际互动非常多,这是我们华人相对早期的布局,对于一些国际性的赛事的组织也好,IP的拥有方也好,或者是国际性的市场营销公司、经纪公司,对于这些资源我们接触了解比较多,相当多的时候,在国内相对应的体育生意模式和形态进行进一步的扩展或者成长的时候,我们看到这样的机会,能够很好的把国内、国外的资源嫁接起来互动。这样的互动和嫁接需要相应的运营人才接触到里面,才能把资源运营起来。

第三,刚才孙总提到,我们CMC华人文化内部也有好几大板块,有非常丰富的娱乐资源和线下资源,也有非常丰富的线上资源,如何把体系内的资源跟体育结合起来,互动起来,也需要相应运营人才的配备,这是从我们的角度,我们非常关注除了投资,投资是一个手段,但是运营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和内部需要的能力。